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技术 > 正文内容

中國打造技術“爭氣目錄”升級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9-08 浏览次数:

  觀察中國科技進步有很多角度,其中,最直觀的角度莫過於身邊的日常生活,比如,搭乘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高鐵體驗貼地飛行﹔最震撼的角度莫過於看重大航天發射活動,比如,長征五號托舉天問一號以雷霆萬鈞之勢沖天而起,直上九霄﹔最簡單的角度莫過於閱讀一份技術清單,比如,科技部、商務部近日聯合公布的最新版《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以下簡稱“最新《目錄》”)。

  “最新《目錄》”是科技部、商務部對兩部門在2008年發布的相關文件基礎上作調整形成,共涉及技術條目達53項:其中,刪除禁止出口的技術條目為4項﹔刪除限制出口的技術條目為5項﹔新增限制出口的技術條目為23項﹔控制要點和技術參數修改涉及的技術條目為21項。仔細審視分析這些調整的技術條目,不難發現,它們無論是新增、刪除還是控制要點和參數修改,都從一個側面折射出中國科技十多年來在諸多領域取得巨大跨越。“最新《目錄》”是對以前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的調整,是中國積十幾年之功打造的技術“爭氣目錄”升級版。

  相信很多人對中國出口管制政策留下深刻印象是在2017年。當年5月25日,中國商務部和海關總署發布年度第28號公告,宣布為維護國家安全,自當年6月1日起,對幾類大型挖泥船實施出口管制,未經許可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對外出售。由此,中國大型挖泥船作為特殊的海工裝備品類進入公眾視野,而熟悉國內大型挖泥船裝備發展的人士第一時間會聯想到業內兩個響當當的名字“天鯨號”“天鯤號”,意識到第28號公告實際上就是指向包括它們在內的幾大海工大國重器。

  作為水利和航運大國,中國一直致力於做好江河航道港口及海港的疏浚工作,但是由於自身沒有挖泥船制造能力,進口不僅昂貴而且無法獲得高端產品,導致疏浚工作效率低、效果有限。中國隻有自主研制一條路可走。1994年,國產第一艘帶有艏吹裝置的自航耙吸式挖泥船——“通力”輪建造成功。之后完成了國內首例環保疏浚工程——滇池草海污染底泥疏浚及處置工程的設計。2006年,在取得疏浚機具用耐用合金及制備方法和絞吸式挖泥船計算機輔助決策系統突破的基礎上,國內首艘自主設計、自主建造的具有現代化水平的大型絞吸式挖泥船——“天獅號”建成下水。由此,中國疏浚裝備制造創新邁入快車道。2010年初,創造當時總裝機功率最大、絞刀功率最大、挖掘能力最強、生產能力最強、集成控制技術最先進、作業適應能力最強6項亞洲紀錄的“天鯨號”正式交付使用。6年后,性能進一步提升的“天鯤號”開工建造,中國挖泥船建造技術挺進到世界前沿。在此背景下,商務部和海關總署綜合研判,開始實施對大型挖泥船出口管制。

  2017年11月,“天鯤號”在江蘇啟東成功下水。該船長140米,寬27.8米,絞刀電機最大功率可達7500千瓦,使其接棒“天鯨號”,成為亞洲最大自航絞吸式挖泥船。該船安裝有國內最先進的絞吸挖泥船智能集成控制系統,可實時顯示疏浚三維土質、推算潮位等,通過簡單的操作就可自動定位,進行挖泥作業。為了適應各種惡劣海況,“天鯤號”重達1600噸的橋架配置了世界最大的波浪補償系統,通過起升、收縮液壓缸,可以降低波浪對絞刀橋架的影響,即便是在大風浪工況下施工也能確保安全。“天鯤號”建成標志著中國疏浚裝備研發建造能力進一步升級,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因進口受限被迫進行自主研制,經過臥薪嘗膽終於進入世界前列,這就是中國在挖泥船領域的科技創新故事。類似的故事也在其它領域不斷發生,它們一起形成了蔚為大觀的中國科技創新集群,支撐綜合國力逐漸提升。為了應對激烈的國際競爭形勢,維護國家安全、保持競爭優勢,同時也為反制一些國家對華歧視性出口管制,中國逐步形成了一套出口管制體系。中國計量大學副教授姜輝表示,自1984年加入國際原子能機構開始,中國在重要領域對關鍵技術和產品實施必要的出口管制並形成了一套體系。

  對我國出口管制的整體發展歷程,姜輝介紹說,改革開放初期的出口管制重心局限於“防擴散”,管制對象包括核、生物和化學武器等物項。到20世紀末,許多戰略性資源被納入出口管制清單。新世紀以來,中國高新產業的技術創新不斷取得突破,可供管制和需要管制的高技術物項也越來越多。這推動我國出口管制戰略目標由一元轉向多元,出口管制體系逐步走向成熟。

  剛公布的“最新《目錄》”是對商務部、科技部令2008年第12號公布的《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修訂后)調整后形成的,而該目錄修訂前文本由當時的外經貿部與科技部於2001年12月發布。對未來方向,商務部服務貿易司負責人在答記者問中表示,商務部、科技部仍在有序推進目錄修訂工作,將對其進一步刪減調整。

  姜輝指出,仔細研究上述調整內容,不難發現其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我國出口管制的特點,即物項正逐步呈現多樣化趨勢。而從我國出口管制物項的整體演進來看,威脅人類共同安全的生物、化學和核等物項必然長期列入出口管制清單,而影響國家技術領先優勢和戰略利益高性能計算機、無人機、戰略資源及其他軍民兩用物項等則根據時局的變遷而適時地列入出口管制清單。這既是中國從技術追趕到技術超越的必然結果,也是為維護國家安全、保護本國環境、維護競爭優勢等做出理性選擇。

  姜輝的闡釋可以從“最新《目錄》”中深刻體現出來。比如,“最新《目錄》”將“衛星應用技術”控制要點1表述為“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替代之前的“雙星導航定位系統”,反映了從北斗一號到北斗三號的技術飛躍。再比如,“最新《目錄》”在信息處理技術項下大幅增加5項控制要點,其中包括廣受關注的“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信息推送服務技術”和“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術”,折射出中國近年來在人工智能領域取得的創新突破。

  無論是對挖泥船以採取公告的形式予以臨時出口管制,還是通過調整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實施的系統性出口管制,都是有關部門依法實施行政行為,所援引的法規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等,出口管制的具體內容都是在征求相關部門、行業協會、業界學界和社會公眾意見基礎上擬定的,充分考慮相關措施可能帶來的影響。

  姜輝指出,我國出口管制的法律基礎包括國家對外貿易法、海關法和刑法等,而出口管制的專門法律體系則由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相關文件組成。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國家出口管制法草案發布,標志著我國出口管制開始由行政部門規章監管邁向國家層面專門立法監管。今年7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口管制法(草案二次審議稿)》進行了審議,隨后向公眾征求意見。可以預期,該法將很快完成立法程序並出台實施,為維護國家安全和保持競爭優勢提供更完備的法律保障。

  構建適合本國國情的出口管制體系根本在於一國科技創新能力。姜輝強調,大力推進創新,成功實現技術追趕是中國出口管制體系構建的先決條件,如果沒有掌握國際前沿技術,也就失去出口管制的必要。從實踐上來看,被納入的出口管制物項大多涉及“ 載人航天 ”“無人機 ”“ 挖泥船 ”“高鐵”“北斗導航”,而這些都是我國實現重大科技創新突破的領域。可以說,“最新《目錄》”就是中國科技創新的“爭氣目錄”,最新版就是中國打造的技術“爭氣目錄”升級版。

  在姜輝看來,處理好加強高新技術出口管制與促進對外開放的辯証關系是中國的重要經驗之一。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我國出口管制體系建設不斷取得成績的同時,始終秉承開放貿易原則,推動包括技術出口在內的國際貿易穩步快速發展,實現了向貿易大國的轉型。據統計,中國技術出口合同金額從2013年的200億美元提高到2019年的321億美元。貨物進出口貿易規模由1978年的約206億美元快速增長至2019年的約4.6萬億美元。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